牟敦康 留在蓝天的英雄背影

402.com手机版

2018-10-05

这是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前,牟敦康在中国北方版图上留下的足迹——1942年,14岁的牟敦康从老家山东日照来到沂蒙山抗日根据地,入抗大一分校学习。

1946年12月,他被选调到“东北老航校”学习,成为人民军队第一批飞行学员。 1949年7月,又以优异的成绩从东北航校毕业,并留校任教,成为共和国培养的第一代飞行教官。

1950年1月,随着空军所担负任务的变化以及装备的改善,牟敦康奉调进京,与战友们一道,担负起首都的防空作战任务。 8月,他被调入新组建的混成第4旅,移驻上海,担负“保卫大上海”的防空任务。

一路走来,领导和家人无不对牟敦康寄予厚望。

首战告捷写传奇朝鲜战争爆发后,中央军委决定组建志愿军空军,以支援志愿军地面部队作战。

牟敦康所在的空3师,迅速进驻安东(今丹东)浪头机场,保护志愿军的后勤运输线。 此时的牟敦康担任第7团3大队大队长,对于战斗中驾驶的米格-15喷气式飞机,他和战友们只飞了10多个小时。

而他们的对手,飞行时间均在数百小时以上,最多的达3000余小时,美国飞行员约有半数参加过二战,头顶“王牌飞行员”的光环。

虽然实战经验不足,但求战心切的牟敦康和他的战友们,抓紧点滴时间刻苦学习,严抠细训,经过紧张的战前训练和苏联空军“以战代练”的传帮带后,年轻的志愿军飞行员终于有了在蓝天上与敌人“拼刺刀”的机会。

1951年11月4日10时许,敌人出动6批128架飞机,北出清川江、定州、博川等地区,牟敦康所在的空3师7团22架米格-15在友军的掩护下升空迎敌。

首次交手,便让美军尝到了厉害:4架战机被击落。 其中,牟敦康击落、重伤敌机各1架,美军飞行员被俘,而他在战机多处负伤的情况下,依靠滑翔安全返回机场。 首战便取得这样的战绩,让牟敦康兴奋不已。

他渴望着再度升空,再立新功。 仅仅过了20天,美空军100多架F-86、F-84等先进的歼击机北犯朝鲜。 第7团以3个大队的大机群迎战敌机。 战斗中,牟敦康与僚机一道,同4架敌机展开空中厮杀,在被两架敌机围攻、机翼受伤的情况下,他们沉着应战,最终将敌机击落。

不得不打的一仗如果把抗美援朝看作新中国不得不打的一仗,那么,攻占大和岛及附近岛屿,似乎可以看作朝鲜停战谈判前不得不打的一仗。 大和岛、小和岛及其附近的椴岛和炭岛,位于朝鲜西海岸铁山半岛的南端。

当时的情报称,大和岛上有驻军1200人,敌情报机关在岛上部署了雷达、对空情报台和监听设施,昼夜不停地收集中朝两国的军事情报。 按照志愿军空军的说法,敌人甚至不需要开启雷达等监听设备,用肉眼就可以向上级报告我空军的活动情况。

为了彻底消除其对中朝军队侧后方的威胁,志愿军总部决定:以空军第2、3、8、10师各一部配合陆军第50军所属部队,拔掉这个“钉子”。 1951年11月6日,空军开始了第一次轰炸大和岛行动。

轰炸取得了比预期要好的效果,以至于美联社在当晚播发的消息中,惊呼“这次袭击不会来自中国方面”。 美国报纸也称:“这种战斗,小分队驾驶新型轰炸机进行了成功的轰炸,看来不是亚洲人干的。 ”11月30日,是志愿军第50军攻占大、小和岛的日子。 为配合陆军夺岛,29日夜间和30日下午,空军连续对目标进行轰炸。

轰炸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,但由于不同机种在协同方面出现了一点偏差,同时也由于之前大张旗鼓的宣传让敌人过早地知道了我军的意图,敌人预先在空中设伏,并对我实施突然袭击,使我多架飞机被击中。

在前沿岛屿待命的我陆军官兵,目睹空中的惨烈景象,忍不住流下眼泪。

很显然,这是一次从装备到经验根本不在一个级别上的较量,但年轻的志愿军飞行员敢于同敌人进行殊死的空中搏斗,虽然伤亡较重,但也让敌人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,特别是担任殿后任务的牟敦康领衔的3大队及时赶到并投入战斗,迫使敌机在占据一定战场优势的情况下撤离战场。 无解的失踪之谜在战友的眼里,牟敦康骨子里有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倔劲,尤其面对强敌,他几次因为担任掩护任务,没能与敌人短兵相接,更渴望能多一些酣畅淋漓的杀敌经历。 这一次也不例外,赶到作战空域的牟敦康看到敌人的一架F-86击中我一架拉-11后,立刻追了上去。

从此,他便从战友的目光中永远地消失了。 一同作战的1大队大队长刘玉堤后来回忆说:“他最后是怎么样一个情况,没有人看到,他的僚机只顾打了,也没有看到。

”而僚机严忠祥曾在给牟敦康父亲的信中,这样说道:“牟大队长见友邻部队遭敌机攻击,即奋不顾身前去赴救,我跟着他攻击3次,即失去联系,后来我用无线电大声喊他,但始终没听到回音。 ”是夜,志愿军第50军登岛成功,一举拿下大、小和岛,完成了上级下达的任务。 但牟敦康没能看到这一切,他在赴浪头机场参战的第40天,便一去不复返,把无尽的伤痛留给战友、留给家人。 综合战友的讲述,人们猜测,牟敦康是在进行第四次攻击时,不幸坠海牺牲。 至于因何坠海,有多种说法:一说是米格飞机不适于低空作战,当天飞行高度太低而没能拉起来;一说是牟敦康“误判高度”,联系刘玉堤所说“我们没有飞过海,人家飞过”,似乎也有一定道理;还有一说是被美“空军英雄”戴维斯击落,这种说法在美方资料中屡被提及,只不过美方的资料漏洞百出,“忽悠”的成分显而易见。 为表彰牟敦康的英雄战绩,部队党委为他追记一等功。 1952年11月,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小说集,其中收入了作家魏巍的作品《长空怒风》。

其主人公叫“牟永刚”,是一位个性倔强的空军飞行员,之前当过八路军骑兵,里面显然有牟敦康的影子,但毕竟这是糅合了多个空军战斗英雄的事迹虚构而成的小说,牟敦康的名字并没有为人所熟知。

虽然牺牲成了无解之谜,但烈士的事迹理当被后人铭记。

前不久,部分志愿军老战士、第四野战军和空军领导同志的家属、子女近百人聚集一堂,深切缅怀为国捐躯的牟敦康烈士。

会场悬挂的巨幅画像上,身着飞行服的牟敦康直视前方,似乎在无声地呐喊:为祖国而战,我虽死犹生!是的,每一个为国捐躯的人都会在后人的深情缅怀中获得永生。

参考文献:《寻找牟敦康》,中国环境科学出版社,2011年1月第一版。

(记者王武)。